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 2016.10.19 Wednesday
    • -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人間友情易得,千裏知音難覓!

    0
      一直喜歡知音這個詞,似站在曼舞的桃花中,有芬芳撲面,不必細嗅,卻是那種熟悉的味道;似坐在一季明媚中,有陽光落在心上,縱使無言,也會有溫暖直抵心頭。
      知音,是一個溫馨得多麼令人感動,nuskin 如新愜意得令人微笑的小詞呀!
      學生時代,曾因與一女友爭論這個詞的範圍,吵到不可開交,她認為,知音,就是兩個人無話不說,兩個人等於一個人;我說,知音,不一定是非要變成一個人,應該是兩個人心心相印,志趣相投。長大了,才懂,知音的內涵不僅於此,很多時候,更是一種感悟中的引申。
      想那蔡鍔與小鳳仙,一個文武雙全,憂國憂民;一個俠肝義膽,傾情相付,為了討袁,小鳳仙冒死護送蔡鍔出逃,他們的愛情故事可謂厚重而熱烈。蔡鍔在送給小鳳仙的一幅對聯中寫道:“不信美女終薄命,從來俠女出風塵”,而蔡鍔病逝後,小鳳仙送給蔡鍔的挽聯是:“萬裏南天鵬翼,直上扶搖,那堪憂患餘生,萍水姻緣終一夢;幾年北地胭脂,自愁淪落,贏得英雄知己,桃花顏色亦千秋”。知音情,救國志,令人肅然起敬,康泰自由行而這個令人扼腕的愛情故事又惋惜到讓人心痛,一曲知音,肝膽相照,千古佳話,浩氣長存。
      民國時期的金嶽霖,因傾慕林徽因的文才與人品,一直靜靜跟隨,默默相伴,林徽因對他亦十分欽佩敬愛,他們之間的心靈溝通可謂非同一般。因為相知與懂得,金嶽霖在處理他、梁思成與林徽因的感情糾葛上,自始至終都以最高的理智駕馭自己;因為相知與懂得,他愛了林徽因一生,默默跟隨了一生,也靜靜珍藏了一生。
      人間友情易得,千裏知音難覓,伯牙子期高山流水,人亡琴碎;清照明誠琴瑟相和,真愛永恆。
      卻原來,知音,是一頷首,一低頭,一凝眸的懂得呀;知音,是一微笑,一問候,一牽念的明瞭。
      知音,是山間叮咚的小溪,不急不緩,卻清邯底;知音,是隔了千山萬水,如新集團於一脈風香中,也能聽得到的心跳。

       

      走進那別樣洞天的秦嶺

      0
        朋友說我愛玩,想想也是的。天生對自然有壹種親近,在大自然的懷抱中身心俱能放松,不喜歡在鋼筋水泥的夾縫中徜徉,更不喜歡在紛繁的人事中糾結。二十多歲時有人拆字,描述我當時的現狀:虛名虛位久沈沈,祿馬當求未見真。現狀還可用這句話描述,想想如此也沒有什麽不好。兒童成長桌只有大自然才能對人的自然心性無限包容,投身自然,才隨心,才隨性,才能舒舒展展真性情。
        閑逛時最愛去秦嶺。從鹹陽去秦嶺雖然沒有寶雞清姜那邊容易,十幾分鐘就可進山,但也只需半天時間就可以開心玩壹趟。
        五壹假期,午後壹家人去秦嶺,在戶縣境內環山路上,見天氣不是太好,不敢走遠,便從九華山別苑附近的壹條小路上拐入山上,想隨便溜溜就返程,沒想到在這裏發現別有洞天。
        順著村莊開了十來分鐘,有壹平坦之處,後邊便無車路,只有壹條小道通向山上密林,棄車爬山。山路陡峭,有四五十度的斜度,且腳底山石打滑,好在路邊不時有開花的槐樹,采摘間不覺累。山中無人,越走越靜,時有山雨浙瀝,偶爾風過處,遠處林木簌簌有聲,似有神秘之物飛過。間或有鳥聲,清脆卻怪異,森森如冷笑。覺得冷寂時,卻聽得林深處有“鏗鏗”如砍伐之聲,只聞其聲,不見有人,走了壹段路,康泰導遊見壹老媽媽拖著樹枝從山上下來,忽感人氣熱氣上升,問能否由此上山,山上有什麽。答:可上,山上有大片核桃林!
        心中踏實了,繼續沿小路邊采槐花邊上,不久,路平坦些,槐花壹下子多了起來,白兪蟯嵜喟Ю響屐ぜ且整個山上都彌漫著槐花的甜香味。壹家人甚是歡喜,於是,采花,照相,唱山歌,踩著歡樂前行。再行處,樹種悄悄轉換,漫山遍野全是核桃樹,小小的青果子掛在樹椏上,更為奇妙的是,核桃樹下面鋪天蓋地的長滿了艾草!幾乎沒有其他的草夾雜其間,如種的壹般。樹葉草葉嫩冲訂囘能掐出水來,那種嫩卻壹點不會影響艾葉散發出香味。沈醉!
        在艾香中上到半山腰,見壹坦地,紅土裸露,釐畔神亜ぢ膤祇г縻蠕戯濬づ路。立定,眺望山下,村莊公路如畫,脈絡清晰,盡在眼底,心神豁然開朗。這時候,聽見有孩子尖細的說話聲,循聲看時,見又有遊伴上山了——壹家四口,夫婦倆帶兩個四、五歲的小男孩。孩子衣著亮麗,在山間很醒目,說笑如鈴鐺作響,哭起來卻是驚天動地,於是,後邊的旅途便和兩個小精靈的喜樂攪在壹起。
        從那條正修的路上埓上山後,路便又崎嶇起來,身上也微微出汗。山上的樹種也開始雜亂起來。我走著拍著,見我們家那壹對唱歌采槐花,另外那壹家,兩個大人忙著招呼孩子,回答他們童稚的問題,招呼他們腳下的路,那父親已是大汗淋漓,有了下山之意。我在那兩個孩子和他們父親關於野豬、狼之類的對話中也生出些不安,正好離山頂不遠處也無清晰的路徑,如新集團於是乎,群體下山。
        上山走了那麽久,下山時才發現走出的並不很遠,很快就到車邊了。好在都覺盡興,告別,開車下山,買山下的槐花蜜,帶上甜蜜離開,約定還會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