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 2016.10.19 Wednesday
    • -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我可愛的孩子

    0
      我可愛的孩子,妳知不知道,我至今仍時常想起,我們相識的那天。妳站在閃爍的信號燈下,與我壹條街的距離,手裏捧著碩大的紙杯,遠遠地對著我笑。我可愛的孩子,那是我第壹次見妳,那兩顆嵌在笑容裏的小虎牙,nu skin 如新像鉆石壹般閃耀。烏酖短發,我至今仍記得那味道,如同第壹次嗅到的那樣新鮮,淡淡的薄荷清香。我無意間遇到妳的眼眸,溫柔如水卻超凡脫俗。我可愛的孩子,我曾不止壹次地懷疑,妳就是上蒼賜予我的天使。
      我可愛的孩子,我們曾手拉手走過熱鬧的大街小巷,穿過擁擠的人群和車輛。我們曾壹起坐在馬路旁那棵漂亮的冬青樹下,壹人壹口喝著妳手中那杯香醇的奶茶。我們曾壹起把腳丫泡在池塘裏,數著裏面壹只壹只可愛的小蝌蚪。
      我可愛的孩子,妳說相愛的兩個人拇指和食指彎曲,拼在壹起就不會分離。可我們壹起經歷過像繁星壹樣多的大大小小,為什麽還是分開了呢?
      我可愛的孩子,妳是否還留著我送妳的那株四葉草。我對著它許過願望:nu skin 如新可不可以讓我永遠守護著妳?
      我可愛的孩子,妳說妳不喜歡愛小孩子的男生。可是不愛小孩子的男生,又怎會視妳若珍寶,像我這樣憐惜生命般呵護妳。
      我可愛的孩子,妳走的那天,我把自己關在屋子裏,眼淚壹顆壹顆地往下掉。妳說妳不喜歡抽煙喝酒的男生,那麽,可愛的孩子,除了這些,我該怎樣忘記妳呢?
      我可愛的孩子,妳知不知道多少個寂寞的夜裏,我壹邊哭壹邊想象我們可以在壹起。妳知不知道,茫茫人海中,我會壹次次看到熟悉的背影,又壹次次感到無助和空虛。我可愛的孩子,妳留給我的記憶融在街角的咖啡店裏,融在那顆漂亮的冬青樹下,nu skin 如新留在我們走過的路裏,留在我的生命裏。那麽多,那麽多……
      我可愛的孩子,有時我會想,如果我用刀子在自己的手腕上狠狠地切下去,在血液流幹的那壹秒,我是不是就會忘記自己,忘記世界,忘記妳。我可愛的孩子,我是那麽的討厭自己。討厭自己無法給妳帶來幸福。
      柳絮壹年年飄飛,槐花開了壹季又壹季,縱使有鳥兒歌唱旅途的快樂,那棵樹已無人會記起。
      我可愛的孩子,我總感覺幸福像妳手中的那把蒲公英,雖有過美麗,卻早已飛離,不再。
      我可愛的孩子,我時常還會走過我們在壹起的那些角落,少了妳的影子,真是枯燥。連妳常喝的奶茶,都帶著燒焦的苦澀。我可愛的孩子,我時常還會打聽到妳的消息,沒了我,妳過得確實快樂。
      我可愛的孩子,nu skin 如新從開始到現在,我壹直願做,妳耳朵上,那顆漂亮的耳釘。

      兩個人之間的關係非常的疏遠和冷淡

      0
        朋友琳的同學名字叫珊,珊的老公長年在外地做生意,一年到頭也不回來,久而久之,兩個人之間的關係非常的疏遠和冷淡。他們好久都沒有通過電話了,偶爾通電話,也是因為不得不說的事情,比如孩子的事。珊說,有一次她打電話過去,她老公接到電話,問:“說!什麼事?!”那種陌生那種冷漠真的讓人不寒而栗,珊聽到這樣的話,什麼都沒有說,“啪”的一聲,掛斷了電話,並發誓以後一個人就是苦死累死,也不會打電話給他了。如新集團現在她老公就連女兒的生活費都不出,珊也不問他要,朋友們都勸她要,她很要強,說:“算了,為了那幾百塊錢,還要自取其辱,沒有什麼意思。”我們聽了都覺得很無奈。
        現在珊連她老公的手機號都不記得了,甚至連他長得什麼樣也有些模糊了。儘管早已經形同陌路,名存實亡,但是珊並不想離婚,她說:為了孩子,她什麼都可以忍受。再說,街坊鄰居的都認識,她若真的離了婚,怕她父母的臉上掛不住。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她怕萬一離婚,對不起孩子。雖然孩子的父親根本照顧不到孩子,只是背一個名,但是珊固執地認為,哪怕有這個名存在,對孩子來說,她還是有爸爸的,孩子的心靈也還是得到保護的,所以她想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她不知道,其實這種父母分離的生活對孩子的傷害才是最大的。孩子心裡有桿秤,只是不願意說出來罷了。
        我們幾天朋友都對珊的這種現狀表示很大的憂慮,因為這畢竟不是長久之計,雖然我們眼睜睜地看著珊的生活這般的辛苦,如此的不堪,可是我們卻無能為力。有人勸珊珊,趁著現在還年輕,nu skin 如新還是果斷地離婚,然後再正而八經找一個人過日子吧,因為青春太短暫了,稍縱即逝,如果不抓緊,人生有多少光陰怎麼經得起耽擱呢?可是珊總是推託說,等孩子考上了大學再說吧,在孩子沒有上大學之前,是不會考慮離婚這件事的。
        珊和珊的老公雙方都達成共識,暫時不離婚,等孩子上了大學之後再談離婚的事。他們兩人就這樣不死不活地吊著,任時光流駛,歲月無情。我們有時候也討論珊的問題,都認為問題出在她和她老公的溝通上面,他們沒有好好的溝通,有了問題不是坐下來平心靜氣地解決,而是放任自流,讓矛盾越來越激化。朋友琳對我說:象珊那樣,本來雙方都主動解決還是可以的,但雙方都放任,而不去思考,最後就是無法可醫了,只能讓事物向著不應去的方向發展。
        琳說:任何問題出現,都要積極向好的方向解決,而不是放任,這就是心態成熟的一種,事物可以向兩個方向發展,看你抱什麼態度了。正思維可以引導你的人生走向正面。但是珊的婚姻,確實已經沒有辦法挽回了。而我認為,珊其實一直在堅守,是她老公出去,一去不回頭,也不能全怪珊。琳說:她只是堅守,但沒有有效的解決方案,只是被動的,何況,她的心思也沒放在如何經營好婚姻,而放在瞭如何找個知心愛人。我說:她想解決,可是和誰解決呢?她能夠有什麼解決方案?她老公根本不理她,她老公根本不和她溝通。像這樣的家庭“冷暴力”足以殺人於無形之中,香港如新到最後不可避免地走向分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