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 2016.10.19 Wednesday
    • -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只為伊人醉一場!

    0

      眼裡的風景,花絮之間,山巒疊嶂,姿色斑斕。

      溪兒潺潺語,天高雲淡,雀鳥環飛,伊人唇豔。

      遊弋在明媚的陽光下,細細的微風吹佛起鄂的發卷。錯落的儖,掩映著生動的柔情,愜意的眉眼,黯然的機緣。秀色裡是伊人的一駐,點綴了層層的湛藍。

      姍姍而至,是輕撫後的錯然,亦喜,曾經邂逅的凝視,亦悲bb車,歲月無痕滄桑羈絆。花瓣的馨香,默默地流走,奈何嫵媚笑紅顏。不再伶俐伊人瘦,空餘漱漱是淚眼。

      歲月渺渺,與誰靜默。臨水聽音,誰與伊人吟念?

      路上,綿延著繁花錦簇,心裡,滋長著清幽嬌豔。於此,冦伺両峭販旨桃,在嫣然一笑裡,成就了婉約如詩的鴻篇。

      多少次,珍視著鮮嫩欲滴的花瓣,不忍心用指尖去觸及,那活生生的鮮豔。默默地深沉,脈脈地流連。那粉紅入眼,那凝黃繾綣。薄霧輕浮,煙雨彌漫。凝眸伊人,靜立與蓮花前。只能為你觸掌合十,悄然閉眼,一縷幽香由近及遠,侵潤著嗅覺,漫灌于心田。深吸著風沼湛碧的浪漫,感覺著欲動婆娑的琴弦。

      花在微風裡搖曳,伊人在美景裡唱晚。攬一片葉盛酒,誦一段詞的長短。風兒微酲,左右翻飛,花兒微酲,羞答答地含煙。伊人微酲,青青的草地染就了臥軀的牡丹。蔥翠襯著嬌豔,多想睡下國色之環豔,在恍惚之中一定會有全新的涅盤。多想天地為春,伊人懷中是我一醉不醒的酣涎。

      不能,真的不能,秀色不可為餐。

      那時的翹望期盼,直在心中隱隱作痛的纏綿。醉了伊人,醉了牡丹,落得凡塵碾舊土,恍若雨落花間瓣。有什麼涕零蘸裙幔,有什麼癡情笑紅顏。是僚ゲ辛,看春夢終於隨雲散。只該是,恍忽忽,似醉非醉賞月圓,哪裡有森林家族網購,千年一夢共嬋娟。花非花,誰舞動著萬古樓蘭,景非景,大漠孤煙長河落日圓。

      愛至深是幽夢裡的感歎,情至切是血色中的紅顏。

      也許,在景中的一駐,成了天道的機緣。悱惻著共舞的悱惻,纏綿著闔詠的纏綿。風絮邀得雲月秀,賞得伊人畫中伴。我醉?凜冽了瞬間的淒然。你醉?冏邱瘦雨漣漣。

      慢慢地,挨過了輪回流逝的鏗鏘,淡去了,所有的歌賦詞行,只有那,嫩蕊尖的挺拔,落了一地的悲壯。回回神,隨風漸遠,生命裡的感激化做得意的頌揚。昏然然,定格於瞬間,光影裡溫潤著恬靜的片段和悵惘。

      自釀一壺美酒,和伊人曲水流殤。直面落崖驚風,任風月闌珊覓詩行。

      從此,生命多了色彩,從此,愛的意識流期盼著心漿。思念是痛楚的邊緣,痛楚更體現著大愛無疆。只有痛徹心扉,那裡的愛才是永遠的永遠。只有痛徹心扉,日月無語荒塚穿望。喧囂散了,守著寂靜,醋詛惴紂じ鄰一生的約定與陳釀。細細地品,慢慢地與伊人享。花落了片地,直到地老天荒。

      用一生去記憶,用一生去珍藏。因為,心頭最柔軟的方寸是伊人曾駐留的地方。

      不知不覺中,愛不在是擁有,愛不在是玩賞。禪定了心中伊人的憔悴,聆聽生命拔節中動人的感想。持一卷詩書與伊人吟唱,一點點的平仄,一句句的短長。

      悲有期,恨有時,依舊的迷茫。

      情無涯,愛無邊,畢竟的輝煌。

      惺忪誦我,繾綣成詩周向榮

      只為伊人醉一場!

      告訴彼此愛的存在

      0
        窗外的燈火依舊是輝煌著,城市邊緣的小巷依稀亮著幾盞在微風中搖晃的燈光,兩次的右轉到達了住處,一座小樓,天臺上永遠是那樣安靜。忽然間想起安妮說過的:因為愛他,所以離開他。有些感情如此直接和殘酷。容不下任何迂回曲折的溫暖。帶著溫暖的心情離開,要比蒼白的真相要好,純粹的東西死的太快了。也許我們都會經歷相似的感情,最後誰都不會是誰的誰,誰都不能替代誰,最後的最後彼此帶著遺憾或是難以平靜的心情相繼離開亞洲知識管理學院

        也許愛情是一個精心設計的謊言,如果彼此真的相愛,就會把謊言編織到最後,當厭倦了謊言後,離開便揮手而來,不分季節於時間,有些愛情在肉體的糾纏中產生,但是這種短暫的愛情很快就會湮滅,也許這不是世人眼中的愛情,而是寂寞惹下的禍。

        翻開厚厚的相冊,看著那些青梅竹馬一起成長的人兒,如今都變了模樣,不再是當年的膽小憨厚,現實的生活打磨了我們的棱角,為了生存,也為了愛情。這時手機響起,看著螢幕,是×的電話,電話中得知他們的愛情經過六個秋冬終於開啟了幸福之門,我調侃著說你們的道行到了,他說:那是,都六年了,得瑟的聲音,可以想像到電話那端,被幸福綻放的笑容。後來打開電腦看著他們的結婚照,紫色的世界中,兩個人牽著彼此的手,張望著同一個方向,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沒有永遠,在我的眼中這也許就是永遠流行鼓課程

        淩晨三點,手機再次響來,是婷的電話,手機那頭聽得見吵雜的聲音,後來得知是因為愛情的離開,去酒吧買醉,說著什麼對愛情不在相信之類的言語,說著那男人如何如何,後來我依稀聽見她說起她,說她如今已經抱上了孩子,說在我離開之後就投入了別人的懷抱,看來她真的醉了,不然不會再跟我提起她,原本看似平靜的心還是亂了節奏,但我還是清醒的,那場相識終究在七年之後落下帷幕,雖沒有說過愛的語錄,但還是愛了,還是陌了生,還是用來遺忘但難忘的,我給不了她想要的生活。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力,對於愛情命運常常給了一次單選的機會,錯了就永遠的錯了,即使眼淚翻湧,還是不能重新選擇。因為愛過,傷害過,然後可以離別和遺忘,直到後來才會珍惜The best hair salon

        早晨與幽靜的夜晚

        0
          又是一年盛夏來臨,林蔭道枝繁葉茂,顯得美麗可愛,陽光透過班駁的樹葉縫隙,像一片片碎銀鋪在地上,串串紫藤挨挨擠擠,彷彿在基金管理耀著。

          用心去傾聽春日里碎冰的聲音,輕輕的,脆脆的,有點俏皮,怪好聽的。在那裡傾聽,你便會感覺到安逸。但是,那夏天似乎來得早了一些,冰全融化了,與水融成了一體,不過,這水還是涼涼的,有一份靜謐。盛夏,那小溪的水又潺潺地流過了那塊塊石壁。涓涓的,水流得很慢,猶如一雙溫柔的大手,帶給寂寞的岩石溫暖與親情。把手伸進水里,會感覺到水柔柔地,好可愛,好溫柔,好涼快。慢慢地閉上眼,晶瑩的水珠在你的指尖頑皮地跳躍著,你的髮絲,和你那緊緊閉著的雙眼,都會感到絲絲涼爽。陽光下,晶瑩水珠折射出光彩,不論你是睜著眼,還是閉著眼,都能依稀覺得它的迷人春夏男裝耀眼的光彩。

          到了夜裡,等人們都回家了獨自一人踏著日的餘輝,在鄉間的小路上慢慢地走,你會感到格外寂靜。找一片竹林,再一次的閉上雙眼,聽晚風輕輕的描述美麗的過去。再聽那叮咚地溪水,似乎又多了一份安謐。這時,這條鄉間的小路又多了一份甜蜜,是花的香氣。瞧,路邊開著幾朵野花,小小的,美美的。大多的花兒都睡了,你又會感到多了一份幽靜。這樣的夜,可謂“疏影埃仗綫衿鼻ぐ店疉眛扱黃昏。”

          思念是一片什麼樣的葉子

          0
            飛濺的溪流,擊碎了平靜的湖面,擊碎了額角連結的劉海兒,無意中也擊碎了心。清廖的夜,常懸一滄桑“冰輪”,寒冷的輪廓,卻激發著望月人炙熱的思念,明明清醒的了知,心有靈犀是一語荒謬的神話,遙寄思情於“冰輪”傳達,是何其虛空的寄託,祈禱平安,是對無知完美的諷刺,而我仍然甘願自欺,笑出一抹滑稽和淡傷。

            追及往昔,往事一幕幕浮動,希望一片片殘碎,葰関熷姠悔恨便一層層積疊,呼吸中的點滴都是糾結凝合的成分。晴,你知道嗎?茫茫人海,我曾苦苦追求,一份進入心扉的友情,怎奈,知音可遇而不可求,於是我學會了等待,默默的靜候……終於,我曾經天真的以為找到了,那就是你,那個平凡的秋天無意中給予了我該有的回憶,一抹希望肆意的燃燒,在你我之間。

            你知道嗎?我曾在清夜下,莫名的笑,是因了你。誰曾預料,希望因此愈加鮮亮,然而悔恨也因此更加深重。偶憶,那已逝的開心,感動,鋪展開來,瘋狂的對著心,進行所向披泥的掃蕩。曾記否,當你與同學漫步,會因為我的出現打破,脫離他們與我同行,不需絲毫言語,雖然每每我假責你,讓你別那樣,心底,確是開心。於我的訓言,你從未有過抵抗,你總將痛苦和喜B莪豸長霑焚罅你的照片總留我一張,任何人都不能奪走,你的生日,我的禮物總是單薄的小小手製品,沒有和錢打過交道,但你卻會倍加珍惜,眼笑如縫。 。 。 。 。曾記否?太多的點點滴滴的曾記否?只是都已作為了曾記否。 。 。 。 。

            彼此之間,沒有過多的相粘,沒有親暱的承諾,那偶爾的書信往來,涵蓋了種種,只因為你尊重了我的習慣――獨,但這一切卻從未稀釋彼此友情的濃度。這一切,一切,我記著,你的好,我哪能不懂。晴,對不起,源於我的沉默,我的不喜表達,給予了一種冷漠,對你,是我用錯了表情,也用錯了言語。

            你離去時,我沒有一絲挽留,正如葉的飄零,是葉的追求,也是樹的不挽留,你終究是要回歸你的生活,而那一刻,我,只願你珍重,平安。知道嗎?兩個校園的銀杏葉都飄落了,多想找尋你指尖滑過的印痕,卻只捕捉到厚厚的憂傷,忘了,多少次,小心翼翼拈片片葉子,喃喃自語了,送入風中,妄圖它潛入你的夢鄉。讓我在夢中與你把沉默當做交談。心放蕩了,夢飄搖了,眼神混沌了,指尖斑斕了。你模糊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