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その年の教師の日で | main | 這壹生過得真快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 2016.10.19 Wednesday
    • -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在青春的花田裡恣意徜徉

    0

      每到一個地方,都喜歡將生活的點滴悄悄收藏,作為幽然靜美的存在,那牆角的青苔,門前的梧桐,長空的飛鳥,都成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意象。每一抹流光,都在歲月的屋簷下悄然綻放,每一處想像,都在青春的花田裡恣意徜徉。

      那些記憶,或深或淺,或喜或悲,早已定格成無法複製的風景,又怎麼會輕描淡寫的走過。

      可時間終究太快,來不及銘記,便要曲終人散,曾走過的路,路過的風景早已換了初見時的模樣,曾許諾地久天長的知己,不知今在何方。

      最後一次,去哪裡的樓臺久坐,沒有月光,遠處的朦朧的燈火彌補著夜空的遺憾,靜下心來還能聽到幾許空靈的聲響,若在平日,我定會大肆渲染一翻,只是今朝,知己不在,再多幽情也是徒然。

      望著傾坯的牆角,手莫孤攔,鞠一把涼風,共訴離情,釆一壺夜色,醉到天明。

      都說太陽升起就意味著新一天的開始,於我而言,卻是永遠的終結,今朝酒醒,拍一拍身上的塵土,記憶就會被抖落,然後,轉身離去,天涯陌路。

      不喜漂泊,是因為我怕極了離別,明明昨夜還攜手相伴,相擁而眠今日卻要遠走他鄉。隨遇而安本沒錯,錯的是適應新生活之後的遺忘。

      誰說看過半壁江山的風景便不算遺憾?美景雖多,入心者甚少。沒有人願意為了一處浮在雲端的風景放棄該有的現世安穩,就像沒有人願意為了一個萍水相逢的人而放棄大好的前程。

      萍水相逢終是他鄉之客,寫下這句話可以風輕雲淡,但真的要釋懷,卻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某個深夜,突然想起一個人,很想很想,終於熬到天明,準備打電話去瞭解對方的近況,卻被手機裡傳出的“對不起,您撥打的號碼是空號!”的提示戳中淚點,換號了,呵!我以為很重要的一個人,自己卻不在他需要聯繫的清單裡。以為自己只是不能陪伴他的生活,到頭來才發現,其實一直都是自己高估了在他心中的地位,不能陪伴的,還有他的記憶。

      生活不就是這樣嗎,笑笑別人,順便再讓別人笑笑自己。

      記得誰在自己留言板裡寫過這樣一句話:翻看留言板,才明白了什麼是“物是人非”,曾說過要一直陪在身邊的人,如今已不再聯繫。

      一直都相信那些人在說出承諾的那一刻是真心的,只是忘記了滄海桑田,很多東西都會變,即使沒變,世界變了,也就不再是當初的味道。所以,有些話何必說的太早。

      曾經也傻到把一個人的承諾當成生活的全部,似乎活著,就是為了去他說過的地方,看他描繪的風景,可時過境遷,我敗得一無所有,包括時間,包括愛情,還有那些年不染纖塵的惠質蘭心。

      生活的苦難,總能讓人成長,不知道現在的我算不算長大,但很多事我學會了知而不言,學會了用微笑去面對所有。

      一如誓言,有人願意對我說,我還是喜歡聽的,因為那樣最起碼證明我活著還沒有那麼失敗。但也只是聽聽,一笑而過,若他真的做到了,就另當別論了。

      一直在想,十年後或者二十年後,我還會不會如此感時傷懷,還會不會因為想起一個人看到一段文字而淚流滿面,或許不會了吧,歲月終究是無情的,不可能永遠讓我們在年少輕狂的年代過活。

      既然知道有一天會淡忘,那麼就趁此刻有滿滿的熱情就好好珍惜吧,有些東西,真的會一去不復返,一如那個哭著哭著就笑了的年代。

      風依舊在吹,思緒依舊在蔓延,可終究是寫不盡人世間的悲歡離合的,那麼特價機票,就如此吧,剩下的交給時光,相信它會為我續寫出最深刻的記憶。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 2016.10.19 Wednesday
        • -
        • 16:40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トラックバッ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