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冬,凜冽。那一丈的風雪,落地淒涼 | main | 欣賞一個人,不該只欣賞好的一面,更應該欣賞差的一面!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 2016.10.19 Wednesday
    • -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0
      國輝的爸爸會拖魚。每次國輝的爸爸扛著拖網出去,我們就高興了,想著用油炸成的金黃鯽魚,口水就要往外流。吃飯的時候,國輝就會舉著堆滿魚的飯碗聚到我們壹起,這個壹條,那個兩條的夾到我們的碗裏,於是小夥伴們吃得津津有味,香噴噴的味道到現在還忘不了。但是,也不是白吃,我們得用我們碗裏的菜跟國輝去換。Travel to Italy
      國輝讀三年紀的時候,被學校發現了遊泳的本事,整個暑假都被學校弄到省城比賽去了。國輝風光,我們也高興。但就是吃不上魚,那個饞那,都盼著國輝早些回來。
      那天,又看到國輝的爸爸扛著拖網出去了。這次我們怎麽也高興不起來。
      於是,我們幾個小夥伴就學著大人樣“開會”,“會議”是大夥騎在圍墻上召開的。會上,我首先發言:國輝的爸爸又去拖魚了,可是,國輝不在,我們吃不到魚,怎麽辦?我的發言為“會議”的主題定了調。Flowers shop
      小柴接著我的發言說:等他爸爸拖來了魚,曬在圍墻上的時候,我們就來偷。
      偷了魚怎麽辦,總不能吃生的吧?我們也不能把偷來的魚拿到家裏讓我們的姆媽去炸,這樣的話,不但吃不到魚,恐怕還要挨上壹頓打。我確定了小柴出的是嫂主意。
      視子說:那我們也去拖魚。
      不行!不行!不行!視子的意見遭到了我和小柴壹致反對。壹是我們沒拖網,也冒錢買;二來拖魚是個技術活,還要有力氣。
      現在就剩騷帶冒發言,我用腳晃大壹點幅度,踢了幾腳騷帶說:該妳說了。
      騷帶說:我們去釣魚。
      天才呀騷帶,莫看名字騷,出出來的主意倒是蠻香的喔。是呀,找根竹竿,扯上壹丈線,安上浮標、錫砣再綁上鉤就齊了。
      自此,溝、塘、河、渠就是我們在假期裏的戰場,國輝回來也加入了我們的釣魚隊伍。隨著出釣次數的畭拭げ耒酖釣技也在不地的提高,吃魚的方法也多了起來,不光是油炸了吃,什麽紅燒的、清蒸的、水煮的、燒湯的、還有包上荷葉用泥巴裹著火烤的,等等五花八門的作法,我們全都學會做了,直至現在,這些釣魚和烹魚的技藝還時不時的讓我們在人前耀哩。 stacking organizers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 2016.10.19 Wednesday
        • -
        • 15:16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トラックバッ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