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埋沒了一生, 淹埋了一世。 | main | 与我一笑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 2016.10.19 Wednesday
    • -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誰還會步入我掌燈的黃昏

    0

      當寂寞闌珊舞遍,誰還會步入我掌燈的黃昏

      從關上城門的那一刻起,我終日畫著一個圈,為你留守一片心靈的圣地,不讓他人飛越我靈魂的蒼穹,只想,香港如新沉醉在往昔的風花雪月,繼續留守在這一幅日漸淡薄的景致里,不管今夕是何年。

      九月,風過眉梢,挽斷萬千思緒,跌落在時光的長廊。軒木窗欞,輕沾昨夜寒露,似余得幾許舊時夢影,掩眉,落處,盡是無語m

      無法沉沒于這無聲的落墨,輾轉徘徊于燈火闌珊處,我,看到了你風中的身影……

      一痕山水,一個轉身,那些布滿褶皺的記憶,抹不平,又收不起。一支洞簫再彈不出完美的曲調,一段人生再勾勒不出完整的線條。萬千深情,沁藍的幽夢里,是誰的相思在低吟,訴說著一段曲終人散的悲涼?絢麗綺夢,潰落一地,撫摸著你遺留的殘卷,眼角不知不覺又泛濫潮濕。

      雪月風花,空守西窗。很想,淺眠在日光嫣然的城池里,可一路走來,不知歲月為何暗淡了那一簾紫色的幽夢。匆匆一聚,君已一篙獨去。還來不及一展琴簫為君樂,還來不及一瀉相思與君言。你的身影鎖入風塔,千年的期盼,如新nuskin產品沉淀為晶瑩的淚滴,劃過唇邊,湮沒在柔軟的心底。

      若,這一季賞遍瓣紅飛落,還可以有護花的溫柔,你會不會愿意繼續為我停留?若,這一世飄著的輪回,不再是記憶里的殘影流觴,我們還會不會有這無期的分離?

      那一抹旖旎霞暉,在廣裘蕭瑟的風里染上清寒的寂寞,一聲淚輕垂,酒醒人何處?多少相思雁南飛,終究天涯人不回。一塵流光,寂寞了誰的芳華?愛落紅塵,是誰顛覆了我今生的期望?為什么天上人間的攜手,終只是曲斷弦傷的插曲?

      琴音再好,也只為弦下知己,君可知,為了一紙承諾,我虛擲了多少閑夢春光,浪拋了多少詩書殘酒?這一場美如霓虹的遇見,讓滿懷的愛戀靜悄悄的延緩,然而流年偷轉,總負花期。如今,人聲,漸遠,散去了一季的芳菲,所有劇情均化為唐宋詞里的幽怨。原來你只是我詩詞卷中的一闋無牌無韻的異趣小令,原來你只是我素白紙箋里的一首殘缺不全欲說還休的詩行,原來你只是我箏弦上的一曲余韻悠長,幽婉凄楚的《知音》……流年空鏡,清純愛韻和著江南絲絲細雨,nu skin 香港一同跌入杯中變成了碎影。

      時光殆盡,幾度輪回。秋風生西涼,秋雨灑西窗,韶華傾負紅顏老,三千青絲暮成雪,三生石上依然刻著你我的誓言,曾愿,生生世世,君為葉,我為花,結為連理枝;曾愿,君為菩提樹,我為夜交藤,抱成藤纏樹;曾愿,君為瑟,我為琴,同奏琴瑟和鳴。只惜,今生終還是擦肩而過人。你的歌聲笑語只為我瞬間綻放,我們的春天打馬而過,落地成傷。

      一闕漫吟多舊句,千年追夢寂然人。曉夜微寒里,憑欄聽雨聲,任憑泛黃的思念拉長。默捻擬花慢詞,我的淚已斷作七弦,磔碎了卷簾內人比黃花瘦的寂寥,無神的眸中,惟剩一抹舊時的瀟湘月色。一直以來,我在念你滿筐的某一個角落,蔓延的都是獨享往昔的繾綣、獨享燭殘的凄涼,也許,這一生對你的牽念永遠都停不下腳步。

      一段擱淺不下的情思飛舞芳澤,浸潤了婆娑的眼眸,誰能看見我的酒杯悲滿杯?誰能看見我冷冷清清,在寂靜夜里聽著舊時曲調,狂飲著蕭蕭茫茫?

      念起的前塵,投影在低眉的瞬間反復輪回,我曾試圖將它抹去,可卻在觸碰中又驚醒了心中的疼痛。我相信今生的苦旅,一定是承載著前世的夙愿,所以,縱然你把誓言忘記在斑駁的流年,縱然億萬光年滄桑變幻,你,依舊是我魂牽魄縈的千年夢里人,記憶里的那片花海也將永遠是我今生化不開的情濃。

      忘不了為你硯墨素筆往昔的光陰,忘不了與你共掬一捧柳岸秋水、與你共攜一簾杏雨春雨;忘不了與你共剪一段時光祭流年、共枕一水秋寒盼溫暖,忘不了與你共立于杜牧的豆蔻梢頭,執筆作篙,以紙為渡,踏訪風月無邊的霓裳茜影,尋覓古老滄桑的漢唐舊夢……我,忘不了關于你的一切,一切。

      多少個獨孤的長夜,你的聲影漂浮在酲訃紂だ那樣的清晰。我愛,我想念你的吻,想念你指尖淡淡的煙草味,想念你溫暖邯的懷抱,想念你深情呼喚我一聲聲“寶貝”……

      彼岸寂寞花開,年年花開為誰?當寂寞闌珊舞遍,誰還會步入我掌燈的黃昏?

      摟一袖小橋風暖,回首那一場風花雪月,就此,輕輕灑灑,撩于此生相思墨相隨。指尖點墨予心音賦箋,今生似乎也只有這一卷墨香,nuskin 如新能留住些許匆逝的流光了。

      指尖獨舞的悲涼,涼盡了浮生安暖。拾一楓葉,念著竹宣語,刻上孤獨。心,雖疼痛,可思念的故事還不舍落幕。

      君聽,洞簫哀吟,誰的曲子亂了序?君看,殘燭搖曳,誰的筆墨殤了箋?繁華別過,笑已清淺。此生為了你,我愿意與那凝露的玫瑰一起凋零……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0
        • 2016.10.19 Wednesday
        • -
        • 21:24
        • -
        • -
        • -
        • -
        •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トラックバック